新中国成立70周年
x

注册新用户

发送验证码
立即注册
X

修改密码

发送验证码
修改密码

秋 宴

2019年10月31日 08:32:19 来源:黄山日报 作者:伍劲标

  秋天的颜色,是很丰富的。

  天蓝,云白,水清,于是就有了秋水长天这样的意境。

  秋天的颜色里,黄色是主色调,先是微黄,接着橙黄,再深黄,然后,就落叶满阶红不扫了。

  也有青绿颜色,只是,这个时节的青绿色有些意兴阑珊,总是不及黄色的势头。

  跟黄色一样抢眼的是红色,乌桕树像是有人给它们涂抹了胭脂一样,酒红,驼红。山上,还有一种树木,叫不起来名字,秋天一到,满树火红,小时候砍柴,最喜欢它,就叫它红叶子树。

  香山红叶红满天,霜叶红于二月花,一北一南,一个在北京,一个在姑苏,都无缘得见。想看红叶,只好到小镇的东山上去看。小镇东山树木多,红叶也多,只是这里的红叶也和小镇居民一样,喜欢散漫的生活状态,不像香山红叶那样,聚集在一起。

  秋日宴,温酒一席舞翩跹,再饮酒三遍。秋日里,不仅颜色好看,好吃的东西也多。发个短信息,让朋友发几只正宗大闸蟹来。之前经历了漫长的苦夏,人消瘦了不少,这般就要吃几只大闸蟹,贴一贴秋膘。除了大闸蟹,好多果子也熟了,秋梨,大枣,栗子,都是时令大补,吃什么都是犒劳自己。

  柿子脱颖而出,好几种。比较正统的是火晶柿子,小而红亮,一口就是一个。一种叫水泡柿,多汁,但要在冷水里泡一个星期,还要用辣蓼花的草叶放在一起泡,才能祛除涩味。现在的年轻人舍得花钱买,自家门口的柿子不摘,当做风景。叶子落光了,就剩下红柿子,一树一树的小灯笼。

  地里的庄稼等着收,昨天在河滩上看一个老人家挖山芋,有一个山芋,足足有三斤重。很规则的扁圆形状,居然长了均匀的六个瓣,紫荆花的造型。老人家说,他家的山芋好多种,黄心的烤着吃香甜,白心的生吃,比一般的苹果还有滋味。那种黄白心的是传统的品种百合山芋,用来洗粉,打粉丝,做山芋粉圆子。

  黄豆禾连根拔起,扎成一束一束的,挂在屋檐下。中午的阳光猛烈,豆荚被晒开裂了,豆子蹦了出来,黄的,青的,黑的,珍珠一样满地滚。看见它们,就想起猪蹄子煲黄豆,想到喷香的豆浆,润滑的农家豆腐,口水就下来了。

  菊花开了,夏天开的菊花都是人工种植的,大朵大朵的,营养过剩的肥胖。秋天里开的是野菊,到处都是,小小的朵。野菊花有药的苦味,蝴蝶蜜蜂似乎不太喜欢。我们小时候,都是摘了野菊花,晾干,拿到供销社里去换糖吃,一大捧干菊花换两颗大白兔,自己吃一颗,给别人留一颗。女孩子细心,摘些野菊花编个花环,戴在头上,那是多梦的年龄。

  我母亲也摘野菊花,年轻时是摘了野菊花换日用品,年老了摘野菊花,给我做菊花枕。母亲说我看书写字用脑多,菊花枕可以养脑提神。

  母亲在世的时候,每到深秋季节,就要选新上市的糯米,准备做一坛子米酒。酒曲是在立秋时就买回来的,藏在小瓶子里。做酒之前,把酒曲拿出来晒,再磨成粉,酒料备好。烧一锅好柴火,糯米蒸熟,冷却后,用酒曲粉发酵,几天时间,就能闻到米酒的暗香。

  秋日渐深,早上起来,寒露重重,寒衣得宠,洋洋洒洒挂开来。过了时节的单衣,折叠后,存放在柜子里了。弃旧迎新,闹闹腾腾,衣橱里进进出出,便是一世。衣一季一季,人一年一年,好像就在昨天,衣袂飘飘如彩蝶,忽忽已到垂暮。禁不住地,心头泛起无可名状的微茫,微痛。

  秋日里,也是适合播种的,油菜、小麦、豌豆、蚕豆,都是这个时节播种。秋天的土地,柔软、湿润,种子窝睡在泥土里一日日发胖,生出胚芽。萌生,长叶,来年春天,就会开花,结实,演绎热热闹闹的一生。

  秋天的黄昏,我在小菜园里,种了一畦大蒜,洒水,等待,等待大蒜苗出土。俗世生活,红尘之洼,种的是没有传奇色彩的苦乐年华。

  某天清晨起来,嗬,所有的大蒜都长出了嫩绿的蒜叶,叶尖上,隐隐的有了霜痕迹,秋日宴之后,要立冬了。


编辑:文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