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成立70周年
x

注册新用户

发送验证码
立即注册
X

修改密码

发送验证码
修改密码

秋访休宁白石坑 | 一个人守护一座村,用一盏余灯照亮着全村的光明

2019年10月28日 16:36:47 来源:快发彩票登入 作者:吴孙民

乡村是一个充满诗意的地方,炊烟袅袅, 小桥流水,绿树成荫,鸟语花香, 还有弯曲的山路……因此,对于每一个乡村游子来说,乡村那头依旧是一片净土,有割舍不下的情结,是内心深处无比牵挂神往的地方。

我从小在深山里长大,自然对养育我的大山有着浓浓的依恋。于是,但凡周末一有时间,总喜欢钻进自然幽静的大山里, 找寻藏在深山古村落里的乡愁。

源于守住“聚焦青山绿水,记住乡土乡愁”这颗初心。10月19日,我又开启了行走徽州的新征程,深入了徽州大山,走进了休宁县西部溪口古镇花桥村进行实地探访。

我们在花桥村支书叶剑彬先生的带领下,就直奔村里下辖的一个高山村民组白石坑。原因很简单,那是一个从未被打扰的隐世古村落,十七余户人家山村,目前仅剩唯一的年迈的老人常年孤守着一座村庄,因而才成为我们此行所关注白石坑的焦点。

白石坑村距离花桥约有2公里路程,全是崎岖蜿蜒山道,笨重石块堆砌成阶梯状的坡面,踩上去很稳实。两旁长满杂草的一段土路,路面不宽,可还平坦,按照正常步行速度45分钟就可抵达。

白石坑作为当地一个村落的域名,与现实情景倒是名不副实。因为在整座村庄内,根本没有发现规模体量的白英石,以致成谜。至于“坑”的理解,四面群山环绕,坐拥盆地中间还能意会。白石坑村在徽州五千古村落当中,属于是微缩版的村落。村庄不大,况且人口也不多,17户人家才近70人,现保留户籍的只有56人。村里大部分以汪姓为主,詹姓及吴姓占据少数。据村民汪新根介绍,他们汪氏始迁祖早年从婺源汪口迁过来,到他家孙子辈已经是98代。

今年60岁的汪新根,是白石坑村里的一名竹编手艺人,2008年就从山上搬到山脚下花桥村居住了。白石坑不属于高山地质灾害点,那么为什么要举村外迁?汪新根言语间一席话却道破了缘由。他认为,这里位居高山,交通偏僻、信息闭塞是制约着村民的劳动生产力发展重要瓶颈,比如,看病就医、孩子读书求学。年青人如果长期居住在一个还要依靠肩挑背担山头上生活,估计连娶媳妇都会成问题。2016年,伴随着詹博武、汪新福父子俩最后搬出白石坑村,至此该村99%的村民都迁徙到了山下居住了,他们有的在山脚下的花桥村里建起粉墙黛瓦徽派瓦房,有的为了孩子的读书上学及就业,都选择前往溪口镇上或县城里购置房屋。目前,村内大部分房屋都被闲置,可以说是渐入了“无人村”。“即便一些村民回家,也只是看在春季春笋开挖和春茶采摘可以弥补一点家庭收入,才偶尔进山”,汪新根老人讲,像他这样一个乡村手艺人,偶尔白天爬上山来到老房子里代加工一些竹制半成品出售,也纯粹是维持自己的生存之道。除此之外,全村仅有一位68岁的吴高祥在看守着这座百年的古村落,用一盏余灯承续着全村人的光明。

深秋的徽州,丹枫似火,草深果黄,镶嵌在约莫海拔400多米苦竹尖高山之腰的白石坑,古朴而静默。房前屋后的柿子树上,果实挂满,金灿灿,红彤彤,没有人来采摘,任由鸟雀啄食。黑白相间的砖木结构的老房,周围已是杂草丛生,渐渐远去的山民已似乎逐渐使这片乡土被时光所遗忘。

吴高祥老人原籍是休宁溪口镇和村人,11岁时因为家庭贫困所迫,从几十里外的村庄被抱养到这里长大,与养父一起生活。十年前,伴随着养父及养父另一个儿子的相继去世,吴高祥老人独居这幢建于八十年代的砖瓦结构房屋好多年了。吴高祥老人身患残疾,从小因小儿麻痹症所致,至今未成家立业。但吴高祥老人身残志坚,吃苦耐劳,年轻时候就游走四方,去休宁各地上门帮工来养活家庭,养父去世后,才回到家中操持家业。

在农村,吴高祥应该算是步入高龄梯队了,但他性情爽朗、思敏敏捷,谈笑风生间不失幽默。为人也非常勤快,在他家中,我们看到堂前屋后料理的干干净净,井井有条。花桥村支部书记叶剑彬告诉我们,吴高祥老人自理与独立能力相当强,每天除了在自己家门口种点菜蔬外,还养了一头牛。白石坑与木梨硔同属苦竹尖一座山脉,两地之间距离较近,从白石坑徒步到木梨硔村,步行只需40分钟。这些年,木梨硔村乡村旅游异常火爆,吴高祥老人还经常翻山越岭挑着一些自己种植的瓜果蔬菜端到木梨硔兜售卖,补贴家用。

休宁溪口镇人武部长方新辉是当地的驻村扶贫工作队长、吴高祥老人的主要扶贫责任人。对于吴高祥老人长期在白石坑高山独居生活情景,方新辉深有感触,吴高祥老人是镇里的主要特困供养贫困户精准扶贫对象,每月能享受到国家政策发放的五保户的各种补助。前些年,考虑到吴高祥老人身体出行不便原因,还特地在原花桥村小学内给他安排一间住房。可具有“山里人的倔脾气”吴高祥,却深感故土难离,草木情深,后来,强烈要求重返老房子居住。尽管如此,镇里依然没有放弃对吴高祥老人关爱,经常组织干部登门看望慰问,嘘寒问暖,希望他能愉快地安享晚年。

吃水不忘挖井人,吴高祥老人言语表达虽然不这么流利,但是对党和政府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看到有驴友到村里来访问,总见他喜悦得手舞足蹈起来,逢人必夸党的政策好:“如果放在旧社会,他可能就活不到今天。现在党和政府对他一介老平民无微不至关怀的帮助,不愁吃、不愁穿,基本医疗、住房安全有保障,令他感到非常满足,无比幸福!”

夕阳余晖,虽然不再耀眼,但是仍然可以绚烂精彩。群山环抱的白石坑,袅袅炊烟,青林翠竹相衬,五色交辉融于自然之中,恬静雅致村庄,甚是清闲。吴高祥老人依旧像往常一样依偎着自己那座村庄。那座村庄,那幢老屋,隔绝了喧嚣嘈杂,吴高祥老人却日日夜夜,月月年年,守望着这片故土,寸土不离地守候着“最后的家底”,享受着那份不愠不火的生活。

编辑:文潮